番茄不好吃

喜好是缺爱小孩

【苏英】爱我以沉默

中秋当然就要吃甜饼

依然是没有良心泯灭的苏哥



斯科特总是站在那里。

自从他在十六岁买下那辆二手皮卡,他总是靠在那里,烟雾将他的面容模糊地柔和而朦胧。他所有的凌冽和锋利在那一刻都会消失得干净。而亚瑟总是站在车库的门口,伦敦的阴天将两人都笼罩在阴影之中,掩盖在铅灰色的是持久的沉默。

那辆二手皮卡报废在亚瑟离开的那一年,柯克兰家最小的孩子像他所有的父辈一样,他们永不安分,他们渴望着未知和远航。斯科特站在门口,他一言不发地观看着柯克兰家的争吵,不动声色地抽完了半盒烟。

亚瑟扯着包越过斯科特跨出了家门,地上是家里所有可以打碎的玻璃和陶瓷制品。斯科特掐灭了烟,跟着亚瑟下了楼。亚瑟背着旅行包走得飞快,斯科特在他身旁慢悠悠地开着他那辆破旧的老皮卡,烟雾从他的指尖升起。

亚瑟终于在他们经过了第三个路口时停下,他仍直勾勾地盯着前路,斯科特叼住烟,拉开了车门,两人默不作声,甚至没有任何眼神接触,这是一场彻底沉默的对峙。年幼的柯克兰最终妥协,将旅行包扔进了车内,绿眸狠狠将他的哥哥打量了一番,钻进了车中。

他们在起飞前半小时到达。斯科特在机场外随便找了个地方停了车,将亚瑟的行李甩了出去。亚瑟抑制住自己将要把f开头的词悉数扔到他老哥身上的冲动,只捡起了行李,咬住下唇,绿眼睛里像是高地无尽的旷野。斯科特靠在了车门上,照例手里夹了根烟,满头红发像是在烟雾里燃烧。

没有缠绵的话语,没有热烈的情感。他们以沉默代替所有。


你不应对一位远航者说再见,那将代表你们再不相见。所以请不要说出任何话语,用沉默注视我远行吧,只需期待我起航的瞬间。


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斯科特和他的老皮卡。

那辆陪伴了他和斯科特并不愉快的少年时代的二手皮卡报废在斯科特的回程上。斯科特从没去修过它,他将这位已然完成自己全部使命的战士放在了车库的角落中,和他们并不愉快的青春一起,从此在英伦潮湿的空气和灰尘中自生自灭。


斯科特接到亚瑟的电话是在三年后。那是他们三年唯一的联系,他们都没什么变化,至少听起来是这样的。斯科特将车倒进超市的停车场,关掉了电台,“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拿到这个手机的,如果你想要我的钱,你可以挂了。”

“斯科特。”

他念他的名字。

三年精心筑起的防线在一瞬间崩塌,形状扭曲的单词冲进他空白的大脑中,连成毫无语法的破碎的句子,最终只剩下一个单词,”亚瑟。“

这个单词对他竟已如此遥远。

“我可能会回来一次,只是可能。”尾音还未结束,对方便已挂断。斯科特脑中反复播放起这句话,他咀嚼着这句话中每一处单词和语气,试图寻找到每一处可能的暗示,思前想后,最终将他常年空荡的冰箱填满了食物。他盯着冰箱第一格上的几瓶牛奶,心中却暗笑自己竟然还当那人是孩子一样,然而那孩子却比他飞得更远,更高,以至于他早都无法触及到他的光芒。

他就像是他所有梦想的延续。


斯科特总是站在那里。

他身后不再是那辆破旧的皮卡。他还是顶着一头甚至可以看出昨晚睡姿的杂乱红发,靠在车门边,指尖中飘出烟雾,沉默地看着亚瑟将行李放进后备箱中。

斯科特踩下油门,他们驶上机场快线,伦敦的夜色连成一片温暖的金色,仍有一片属于他们。

FIN

并不真实的后续

灯光染上他们的眼,两双绿眸也变成柔软的金色。

斯科特偏头吻上亚瑟的嘴角,“小兔崽子还知道回来了。”


评论(4)
热度(55)